《银川市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试行)》解读

当前位置:首页>五纪知识库 >《银川市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试行)》解读

《银川市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试行)》解读

时间:2020-08-21   访问量:1068

互联网医疗创新探索,银川又出新规——近日,《银川市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规范》)出台。

为了第一时间帮助公众了解政策,8月20日上午,银川市卫健委通过线上直播进行了政策解读。

银川市卫健委主任马晓飞、北京卫生法学会医事法律工作委员会主任刘宇、中国社科院人口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陈秋霖,从不同角度对《规范》做了介绍和分析。微医、丁香园、唯医骨科和好大夫在线等互联网医院代表,也在解读会上谈到了新规对行业的价值。

银川互联网医疗政策众多,为何又出新规?

作为本次线上政策解读会的主持人,银川市卫健委信息中心主任袁方介绍了银川现有政策情况。2016年至今,当地先后出台了《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银川市医疗保险门诊大病互联网医院管理服务办法(试行)》等18项配套政策,5项行业自律规范,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制度体系。

疫情期间,银川市卫健委组建了互联网医院联盟,开辟抗疫“第二战场”,为抗击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互联网诊疗被社会广泛关注和认可,互联网诊疗的服务频次也大幅上升,规范互联网诊疗行为、保障互联网诊疗质量和安全,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面临的重要课题。在这一背景下,银川市卫健委出台了《规范》。

解读会上,马晓飞介绍,近两年互联网医疗飞速发展,国家大力推动,也受到了患者广泛认可。尤其是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医疗行业的战略权重越来越大。

但银川在探索互联网医疗三年多的时间里,也发现了一些影响行业健康发展的问题。互联网医院良莠不齐,各项政策和规范还不够具体;互联网医疗应用场景不断变化,服务中也产生了一些投诉、举报。宁夏在2018年被确定为全国第一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银川作为其中的核心区,承担着先行先试的职责,针对行业内新近的情况,经过近几个月筹划和反复论证,最终制定了《规范》。

马晓飞认为,互联网医疗既要大力扶持,又要防止野蛮生长。“我们不希望因为细节问题影响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我们既想让互联网医疗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就医便利,解决当前医疗的各种痛点、难点,又要防止互联网医疗带来医疗安全隐患,希望引导互联网医疗良性发展。”

基于上述背景,马晓飞提到了《规范》制定的几个原则:

第一是生命至上原则,任何医疗行为终极目标都是保障生命健康安全。通过规范互联网诊疗各个环节的医疗活动,提高医疗服务效率,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提高患者满意度,就能为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更好的保障。

第二是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有针对性地填补漏洞。“我们制订规范、加强和细化全流程管理,不是坐在办公室自己想出来的,是全面梳理近几年来投诉出现的问题,从就诊环节到治疗环节等全流程进行了梳理,尤其对缺乏线上医生诊疗规范等实际问题制订出来的。”

第三是强化责任和服务意识。《规范》进一步明确,互联网医院在执业资格审查、互联网诊疗、电子病历、药事管理、医疗质量管理和数据安全等方面要强化主体责任。

第四是充分汲取实践经验。“我们在制定规范的过程中,充分征求了行业协会和各家互联网医院的意见。”马晓飞介绍,新规的制定还向北京、上海等地的医政管理专家、卫生政策专家征求了大量意见,并广泛采纳。

《规范》四大方面的创新突破

那么,《规范》具体进行了哪些创新突破?如何针对现有政策进行细化?又针对性解决了行业哪些问题呢?我们结合新规具体条款和马晓飞的线上解读,对比已经有的国家规定,梳理出了四个方面。

鼓励人工智能,但不能作为替代

图片1.png

互联网诊疗服务、尤其是图文问诊,患者难以判断医生是否为本人。银川《规范》提出,应当通过人脸识别等人体特征识别技术确保医生本人接诊,比起国家规定中的“鼓励”人脸识别等技术,有更高的强制性。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来解决身份认证问题,也能提高效率和准确率。

同时,马晓飞也强调了这样的观点:“我们鼓励人工智能,将人工智能作为辅助手段,但人工智能绝对不能完全代替医生行为。”

《规范》中提到,不得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完全代替医师进行问诊、书写病历、开具处方等诊疗行为,不得通过技术手段生成虚拟问诊过程后以医师名义开具处方,不得全部通过技术手段以药师名义虚假审核。

这些规定分布在《规定》的多个条款中,反复强调了技术手段的适度使用。这无疑是针对此前部分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发生的上传虚假处方购药、平台“医生”3秒钟开处方等现象制定的,事实上,这些现象也并非只在某地的互联网医院发生。

《规范》实施后,有望更具体地保障问诊、开方、审方等一系列过程的真实性,为全行业规范提供参考。

线上线下一致,“差评”不能删除

《规定》着重强调了线上线下一致原则。马晓飞解释称,第一个层面是标准的一致,线下诊疗需要的诊断标准,在线上也要有;第二个层面是流程的一致,线下要先问诊,结合各种检验检查才能下诊断开处方,线上同样如此,不能先买药后补方;第三个层面是监管的一致性,线下医师有相应的准入、资质和监管规定,当线上规范还不完善时,要与线下保持一致。

据了解,这是在全国率先对线上线下一致的行为做了明确。

图片2.png

值得一提的是,《规定》特意对患者评价制度进行了明确,互联网医院应设置评价功能,患者有权进行真实客观的评价,且互联网医院不能删除。“建立患者评价体系非常重要,互联网医院对不良评论一定不能自行删除。”马晓飞表示。

评价体系之于互联网医疗行业正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多数互联网医院都展示了患者评价,有的是完整评价文字,有的是关键词,有的是星级,但大多都是互联网医院“锦上添花”的功能,真正能够督促医生,为患者提供参考的并不多,国家也没有相关规定。

淘宝评价、大众点评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信息的不对称,推动了互联网消费行业的发展。若互联网医疗能够建立起切实可行的评价体系,也能促进行业发展。

严禁回扣,医生收入不与开药金额挂钩

此次《规范》的第六章为“药事服务”,共包含12条规定,可见银川对药品环节进行规范的重视程度。

 图片3.png

本章除了要求互联网医院建立高警示药品目录,必须告知患者用药风险之外,最大突破就在于将互联网诊疗服务中的医、药分离,对处方统计进行严格管理。

《规范》规定,互联网医院不得将医师的任何收入与其所开具处方的药品金额挂钩,不得以药品利润诱导医生的处方行为。“银川市卫健委坚决不容许把线下的药品回扣形式搬到线上!”马晓飞称,此前发现部分平台涉嫌采用积分制或者其他方式变相给回扣,这是坚决不允许的。

过去,线下医疗机构在以药养医的制度下,产生了药品回扣、医生灰色收入等顽疾,进而产生过度医疗、医疗成本增加的一系列问题。近年来,新医改措施的推进,使上述现象已经得到了相当大的改观。然而,随着互联网医院出现,一纸牌照成为部分平台卖药的“通行证”,且这种现象也并非区域性的。

合理合规、凭处方售药当然行得通,但一旦处方与药品销量、金额挂钩,一旦互联网医院成为提升药品销量的工具,那么,线下刚刚得到治理的顽疾就可能在线上重现。

银川此次出台《规范》,实际上是敏锐发现上述问题,并且及时采取措施,遏制苗头。

医生行为规范有章可循,专为线上定制

在国家卫健委相关文件中,对互联网诊疗服务中医务人员的违规行为,参照了线下诊疗的法律法规。

相比之下,银川《规范》的创新在于,围绕线上诊疗的各个场景,制定了更有针对性的规范。例如,《规范》中医生会受到处罚的行为包括:医生接诊后未在规定时间内进行诊疗,回复患者的内容过于简单;服务态度差、涉嫌泄露患者隐私等。

互联网医疗平台上不少医生利用业余时间执业,回答问题的时间不固定;且有的医生习惯了线下三言两语的问诊方式,在线上也同样如此,而线上没有面对面,过于简单的回答容易引起误解、甚至更大的医患矛盾。所以,《规范》中的细节是在互联网诊疗场景中容易出现、并且应该引起重视的。

为线上场景量身打造的规范,也有望使上述问题得到改观。

图片4.png

“根据我们近两年对互联网医院监管来看,还缺乏具体的依据,所以存在监管不足的问题。”马晓飞说,我们现在把规范一条条制定出来,再根据规范完善相应的监管措施,才能对日常的违规行为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对严重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罚、整顿直至吊销执照。所以,规范是为下一步完善监管提供依据。

《规范》的里程碑价值

解读会上,北京卫生法学会医事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刘宇从法制层面阐述了《规范》的价值。他认为,《规范》出台是银川互联网医疗的又一个里程碑事件,它建立了六大关键制度。

资质准入制度方面,医生团队是医疗管理模式不断创新和发展的产物,能够提高效率。但如果学生替老师工作,下级大夫替上级大夫工作,肯定是不允许的,《规范》对团队成员职责边界做了规定。

行为管理制度方面,《规范》强调了线上线下一致原则,今年出台的《民法典》提到诊疗行为要达到正常的医疗水平。将来评价互联网医疗时,线上线下一致可能成为衡量正常医疗水平的重要标志。

病案管理制度方面,病案除了在医疗和科研、教学中的作用外,相关法律责任界定也以病历为重要依据。《规范》现在初步形成了互联网医院病案的相关内容,将来可以进一步规范适用于互联网医疗的病案规则和病历模板;并健全互联网病历质控体系。

用药管理制度方面,《规范》中的高警示药品目录、强调真人审方、不良反应上报制度都是极有必要的。

投诉管理制度方面,《规范》既规定了投诉渠道,还规定了互联网医院要设立专门的投诉部门,妥善高效处理,同时针对医务人员完善相应的评价机制和处罚措施,形成了完整的流程。

安全制度方面,与《民法典》中人格权单独成编相呼应,银川《规范》高度重视患者人格权尤其是强调患者隐私权。

“制度设计不求大而全,重在建立切实可行的核心制度。”刘宇认为,银川《规范》的六大关键制度相当于互联网医疗能够平稳发展的奠基石,打牢之后才能开创更广阔的空间。

中国社科院人口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陈秋霖将新规观察概括为两个“三句话”。

第一个“三句话”关于新规出台本身。

首先,规范化和标准化是当前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关键。未来的两个重点政策:医保支付和首诊,都有赖于规范化和标准化。

其次,银川率先出台《规范》,发挥了国家示范区的作用,履行了相应的职责。

最后,规范的对象广泛,适用于在银川注册的互联网医院。同时,这虽然是局部试点地区的规定,但对全行业有引领示范作用。

第二个“三句话”关于规范的具体内容。

首先是规范的对象,既是对互联网医院的规范,也是对医生的规范。对平台特别强调了医疗过错发生后互联网医院应承担相应责任。

其次是规范的内容,都是问题导向的、接地气的。比如对退费的规范,线下医疗少有退费机制,但互联网医疗作为新模式,产生了类似的需求。比如信息安全,既要全面采集信息,又要保护患者信息。

最后是规范有创新。比如规范手段中,线上患者评价比线下的患者评价更真实;比如规范主体中,以行政部门为主体,又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

“在疫情推动互联网医疗需求增加的过程中,银川根据上位法的要求,结合互联网医疗发展的实际,完善互联网诊疗服务规范,既对已经开展的互联网诊疗服务进行规范,也给进一步创新留有空间。”陈秋霖认为,未来还需要更多创新,还会产生新的问题,也需要有新的规范内容。期待银川的探索继续为行业发展带来实践案例。

对医疗乱象的预防和预警

《规范》会为互联网医疗行业带来什么影响?解读会上,多家互联网医院管理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宁夏微医互联网医院院长李刚认为,《规范》强调了线上线下一致的原则,进一步明确了线上线下诊疗行为的同质化管理;还对目前一些医疗乱象起到了预防和预警作用,例如先开药后补方、线上处方提成等,《新规》都明文禁止,这也是互联网医疗从业的底线。在李刚看来,《规范》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实名制接诊保障了医疗行为的可追溯性,是对医疗安全和医疗责任的进一步明确。

丁香园副总裁毛蔚明表示,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发挥了重要作用,银川在此节点出台《规范》,是对国家既往规定的补充和细化。医生身份真实性审核、医药分家等,此前已有企业在做尝试,《规范》出台后,需要行业所有平台来共同遵守和落实,政策创新才能为互联网医疗带来更好的保障。

唯医骨科西北中心副院长杨珺提到,互联网医院要遵循医疗临床实践的管理规则,此次《规范》遵循线上线下一致的基础原则,最大限度确保了互联网诊疗的安全性、有效性,为互联网医疗的创新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规范》的引导下,银川互联网医疗能为患者带来更好的就医体验,也能促使行业更快更健康地发展。”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的观点是,良好有序的行业秩序会让行业参与者一起获益,规范的业务运行一定会提升服务质量,会让业务稳健、规模化成长。王航认为,实践是创新之源,互联网诊疗是一种创新,它的运行规则、业务标准、监管规范也一定来自于实践。“我们会在实践中落实、执行规范,并把实践中的经验、遇到的问题及时反馈给主管部门,推动创新持续进行。”

互联网医疗规范还将不断完善

作为全国探索互联网医疗最早的区域之一,银川在2017年成立互联网医院基地,目前已经有互联网医院50余家,并且以平台型互联网医院为主。

马晓飞认为,新科技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医疗模式也在快速变化,一年一个样,这几年应用场景发生改变、出现了相应的问题,我们才推出了《规范》。

反过来看,有新的问题,意味着银川互联网医院从未停下创新的脚步。

据了解,此次《规范》将于2020年9月1日起实施。马晓飞称,《规范》是试行,将来根据发展的情况、新出现的问题,还会进行动态调整。


上一篇:《关于印发<关于促进宁夏“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意见>的通知》政策解读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